其实所有的新媒体都不科技,但是媒体不说...

999次浏览
其实所有的新媒体都不科技,但是媒体不说...

这两天在媒体业相当热门的一个话题就是「上报」即将正式上线 ,而昨天的试版则让网路媒体惊呼连连,除了网站的架构与安全性堪虑以外,食梦黑貘则 评论 这是一个有着旧媒体特徵的网路媒体:「这团队有行销的人,有品牌的人,但没有半个技术的人,也没有处理新闻资料的人,更没半个社群经营的人……果然是过去单一价值观荣光时代记者在追寻的好新闻媒体。或许这才是所谓新媒体与旧媒体的划分,居然从一个还没开张的 " 新媒体" 看到旧媒体的产物特徵。」

其实所有的新媒体都不科技,但是媒体不说...

「上报」的电脑版网站速度检测结果

当然,如果要去定义什幺叫做新媒体,可能这篇文章要写一万字都还没写完。但是如果先区分纸上媒体和网路媒体,那相对来说就比较容易了。网路媒体会有更多元的呈现方式,除了纸上媒体原本就有的文字与图片以外,还会有超连结、音乐和影片,版面篇幅也几乎没有限制,最重要的是不再有「截稿」时间的限制,二十四小时随时、甚至随地都可以发文。

于是所带来的影响,就是对于突发事件更强调即时的效率,对于深入报导则更要求记者要有多元的製作能力,除了写稿还要会拍照、录音、录影甚至直播和后製剪辑,有的网路媒体编制小,甚至连社群的经营也要参与,也因为这种内容产製几乎一人完全包办,又被戏称为「一条龙」作业模式。相较于纸上媒体的分工,网路媒体其实强调的是多工的能力。

但是网路媒体就是新媒体了吗?或许通路上是比较新或是比较科技了,但是内容的产製方法似乎并没有革命性的进展,甚至门槛还降低到任何一位未经专业训练的素人都可以产製内容,只要有流量,全国性的大媒体一样也会转载。于是,内容的产製看起来好像专业度瞬间不再有价值,甚至过度强调自己的菁英与专业而忽略了通俗与时效,所产製的内容反而在网路上不受青睐,而在网路媒体的世界,没有流量就等于没有价值,最多只能阿 Q 的安慰自己「曲高和寡」,但长久下去终究被淘汰。

这个纸本到网路的转变过程如果说是媒体转型的第一步,其实已经有许多从业人员在这过程中阵亡了,对于一些在网路媒体还倖存的人来说,慢慢的理解到原来「网路思维」才是存活的关键,不能只有媒体上的专业。但是什幺是网路思维呢?简单一句话就是「以读者为中心」。

但光是「以读者为中心」,就会有不一样的解读。有的人会很单纯的拿流量当作 KPI 来看自己的工作成果,如果流量高,代表自己的努力被读者所接受,那就是做到了以读者为中心。真的是如此吗?从另一个方向来解读的话,一篇很烂的文章会被许多人分享在脸书上,但是只是要骂那篇文章的产製糟糕到极点,于是流量的确很高,但是却完全违背了「以读者为中心」的原则。

所以到底什幺才是以读者为中心呢?其实就算你直接问读者,读者也不知道自己要什幺,问了十个人可能得到十一个答案,iPhone 出现前,手机製造商就算做再多的市场调查或焦点访谈,也问不出应该要开发触控式手机,就算 iPhone 发表了,也还是一堆人怀疑那种手机有人用吗?所以,也许先回归本质,然后举几个例子吧!

那幺,媒体的本质是什幺?媒体提供的就是资讯,而受众之所以需要资讯就是要降低资讯的落差,让自己透过取得资讯而避免受害、获得报酬或是解决问题,换句话说有价值的媒体应该做到的事情就是降低资讯的落差。但是,如果人人透过一支手机都能做到过去一家报社或是一个电视台整个团队才能做到的事情,当每一个人都变成了一个媒体,那幺传统的媒体存在的意义又是什幺呢?别说纸上媒体了,就算是已经成功转型的网路媒体,也都不一定有存在的价值。

这个问题当然是科技的进步所造成的,但是解决这个媒体困境的答案也在科技上。过去像是报社、杂誌社或是电视台,掌握的其实是与大众在科技运用上的落差而能够提供可以降低资讯落差的内容,于是有存在的价值,因为这些媒体有大量印刷设备、高规格的摄影器材与卫星转播系统,而这些科技装置一般人难以取得或难以负担。如今,一支手机就让这样的科技落差完全消失了。但是,媒体却只以为自己的内容产製还不需要任何的改变,只是要从有线电视或纸本搬到网路上去就好,还以为这样就是新媒体?大错特错!因为这样的媒体,完全没有掌握任何超越一般大众的科技优势。

对,真正的新媒体,应该在科技上要有完全的领先优势,于是有存在的价值,于是自然而然的能取得商业利益。这就是为什幺你会看到 Facebook 和 Google 这些科技公司其实取代了大多数媒体的功能,而真正赚到钱的也是这些科技公司,甚至大多数的纸上媒体与网路媒体都要依赖这些科技公司才能存活。

所以难道媒体就要变成另一个 Facebook 或 Google 吗?当然不是,回到「网路思维」就是「以读者为中心」这个原则上来看,其实透过科技的运用,有太多媒体可以做的事情了,不必然一定要成为另一个大型科技平台,但是一定要拥有远远超越一般大众的科技优势。换句话说,如果第一波的媒体革命是转变为网路思维,第二波的革命将会是转变为科技思维。也就是不断去用技术来解决读者所面临的困难,提供读者解决方案以降低资讯落差,让他们可以避免受害、获得报酬或是解决问题。

我知道,对大多数媒体从业人员来说,上面这段话可能听得很清楚,但是怎幺做却又太过于模糊。于是以下举两个最近所发生的例子,做为「用技术来解决问题」的示範:

其实所有的新媒体都不科技,但是媒体不说...
出处:劳基法计算机

这就是两个透过技术降低资讯落差,同时提供的内容以读者为中心的两个例子。如果媒体在第一次转型过程中必然的举动是加入更多拥有网路思维的人,那幺在第二次转型过程中,必然的举动将会是加入更多拥有技术思维的人。也只有当媒体组成一个「科技优势超越一般大众」的团队,才有存在的价值,才能获得超额的商业利润。否则,终将被每人手上都有一支手机给取代,因为每一个读者自己不但有科技装置,也都有网路思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