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ningstar 散户捕捉市场得不偿失

253次浏览
Morningstar 散户捕捉市场得不偿失

股票贵吗?两个观点(二)

在本文的第一部分,我们分别以商业周期和内在价值的角度来衡量市场估值。现在我们将讨论捕捉市场时机。

传统观点认为捕捉市场时机是不可能的。然而,有充分的研究显示,对沖基金和部分基金都具有一定捕捉市场时机的技巧。我并不是说预测一个月的市场回报 ——几乎所有研究都未能找到可以预测短期表现的证据,我的意思是,一些基金经理似乎能够知道什幺时候的流动性或波动性是利好前景或对前景有害的,因而能作出相应调整。

对沖基金能 一般投资者不能

基金经理David Tepper在2012年底因为预期未来市盈率(P/FE)而断定股票非常便宜【注1,2】,而环球央行暂缓通胀,亦是使他深信当时的下行风险低而上行空间高的部分原因。事实证明他当时是对的,而他期后亦多次判断正确,例如他在2007年底将40%资产套现,并于2009年初将资金重新投入高风险资产。以短期的盈利模式结合对央行的深入理解,似乎对捕捉市场非常有帮助。

我们很少看到内在价值投资者捕捉市场,这是因为预测短于10年的市场走势对内在价值投资法基本上毫无意义。令人惊讶的是,我们甚至难以建立一个以估值为基础的市场时机模型,使能在回溯测试中获取异常高回报的。(另一方面,我们却能轻易找到以动能为基础的市场时机模型是在回溯测试中表现出色的。)任何人以估值作为进出市场的规则,即使最终能够获取回报,长期来说亦会落后于基準。

最成功的内在价值投资者往往是不捕捉市场,或只有在估值变得百年一遇般极端时才调整持股的投资者。我相信大部分成功捕捉市场的投资者都会参加「Keynesian选美比赛」。他们无法接受有一个理想化的公平价值是市场必然被吸引的。

一生可遇多少个市场周期?

成功捕捉市场的投资者往往有些相似之处:

1.他们不为华尔街银行或券商工作,也不会受专家意见影响 。他们多数为对沖基金经理(和偶然出现的基金经理)。

2.他们相信央行对资产价格有巨大的影响力。除非具有非常强大的理由,否则他们永不会逆央行的趋势而行。

3.他们倾向追逐动能,或者至少与它保持一段距离。与此同时,他们知道当市场预期逆转而有短期基本面支持时,他们应该对赌趋势。

最后,我想谈谈索罗斯与其崇拜者的区别,尤其是在实际投资建议方面。既然捕捉市场可行,我们是否该摒弃买入并持有策略而专注于预测宏观经济?当然不是。正如世界上有米高佐敦般的人,可惜那不是你。捕捉市场时机可以带来盈利,但投资者一生就只会遇上那幺几个市场周期,即使你偶然成功捕捉机会,你亦难以知道那是基于运气抑或技能。

价值选股 摒弃杂音为上策

大多数的投资者都不适宜捕捉市场,他们更应以内在价值选股,然后紧握股票,再随市场形势作出调整。他们应该忽视所有由华尔街产生的预测杂音,因为那些预测往往是顺周期的,长远来看通常错误。此外,这些预测是专为必须製造短期出色盈利的人而设。为退休储蓄的个人投资者有条件採取更长远的眼光,重点是要约束自己不要羡慕旁人。

再者,一个太在意华尔街预测的人肯定会在短期竞逐游戏中落后。毕竟,要胜出Keynesian选美比赛,判断出什幺是共识舆论的共识意见,而不是仅仅成为其中一部分。阅读华尔街公开报告的最大原因,就是要确定他们的共识,以及这些共识与你个人评估的分别。

捕捉市场的成本巨大,而且可能完全破坏你的退休计划,有可能损失可观资产的投资者并不应该参与此游戏。仍有漫长收入的年轻的投资者则可尝试参与,你们有时间在不伤害退休计划的情况下找出自己是否精于此游戏。但是他们应该了解自己很大机会换来损失,并必须注意投资比例。

作者为Morningstar ETF策略师兼MorningstarETFInvestor编辑Samuel Lee

【注1】Charles Cao, Timothy T. Simin, and Ying Wang. "Do Mutual Fund Managers Time Market Liquidity?" Journal of Financial Markets, 2013, Vol. 16(2), 279–307.

【注2】Charles Cao, Yong Chen, Bing Liang, and Andrew W. Lo. "Can Hedge Funds Time Market Liquidity?"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 2013, Vol. 109, 493–516.